临近年末,一场关于资金的保卫战在经济圈里再度打响。在经济新常态下,今年这波争夺更激烈。  “我的新项目就等着这2000万元下锅,但银行说必须找合作的担保公司,可担保公司现在日子更不好过。”胶东一位民营企业老板向记者诉苦,他最近一直为融资的事苦恼。到年底了,银行对新增放贷考核非常严格,自己的企业虽然运营稳健,但真正到用钱的节点上依然困难重重。  按照银行说法,这家企业必须找一家和银行有业务合作的担保公司才可以,但这位老板在省内找了几家担保公司才发现,要么自己在这些担保公司合作银行那里没有授信;要么给自己授信的银行不和找到的担保公司合作。尤其一些民营担保公司,因为今年出现代偿直接被银行封杀。  省城一家知名担保公司在圈内较早开展融资担保业务,无论是跟银行合作的广度深度,还是自身风控能力,在业内都数一数二。但在这一波经济下滑中,因为与其合作的一家担保公司出现了几笔代偿,受此波及,这家担保公司也被银行封杀了。“这个很无奈,几家担保公司共同承接一笔业务在担保圈很常见,但现在别人出事你就得跟着遭殃了。”  其实,年末资金面紧张是众所周知的事。银行也是企业,总要考虑风险,但如此直接地以“连坐”方式对关联担保公司中断合作,足见当前经济疲弱。  银行如此“绝情”背后,是不良贷款的重压。山东银监局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全省不良贷款规模931.66亿元,比年初大幅增加283.6亿元;不良率1.78%,比年初上升0.43个百分点,增幅超过30%。  银行的这种收紧以及作为银企防火墙的担保公司被“连坐”,直接结果就是加剧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资金短缺。据11月底召开的山东省中小企业经济运行分析会通报,企业每百元营收成本达到88.1元,比年初增加了1.2元,全省工业生产出厂价格连续32个月下降,很多企业增产不增收、增收不增利,全省规模以上中小企业亏损面提高了0.3个百分点。  眼下央行已出手降息,存款保险制度也实施在即,喊了多年的利率市场化正迈出实质性步伐,不从根本上解决金融体制自身存在的固有缺陷,包括担保公司、中小企业等在内的一系列资金困局都无法破解。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齐鲁晚报

Tagged With: